栏目导航
最近推荐
热点信息
您的位置: 主页 > 程序员 >

1935年攻占天险腊子口小红军“云贵川”徒手攀绝壁立下大功


发布日期:2022-08-14 00:2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红军在长征期间,除了要与敌人进行枪火的周旋之外,为了争取更有利的条件,还度过了很多的天难地险,越草地、过雪山,穿铁索、过险关。

  腊子口,就是其中一道险要之地,悬崖绝壁,危险重重,还有敌人交叉的火力网。但红军战士们展现出了一贯的英勇,度过了这道险关。

  腊子口,是1935年9月,红军准备从川西进入甘肃时,在必经之路上遇到的一道险关,位于甘肃省迭部县的东北部,同样也是漫漫长征路上的最后一道关口,意义非比寻常。

  毛主席发话:“不打下腊子口,红军在军事和政治上,都将十分被动。”作为“兵家必争之地”,腊子口自然是险而又险。

  东西两侧,百米之高的悬崖峭壁呈对峙之势,犹如被一道利斧从中间劈成两截的巍峨大山,从中间抬头望去几乎只能窥见一线天日。

  腊子河就从沟地之中流出,在峡口奔涌,急湍怒流,呼啸滔滔,水深也无法徒步越过。

  此外,甘肃军阀鲁大昌的部队为了阻隔红军的前进道路,沿途设置了重重防线,重点防守的就是这道易守难攻的腊子口,在东西两边的山腰修筑了大量的军事防御工程。

  腊子口前沿,两山之间横跨一道小桥,是通过腊子口的唯一通道,桥东头的山崖上构筑了碉堡,配置了两个师的军力,四挺机枪对准面前仅有三十米宽的开阔地域,严防死守。碉堡天险犹艰,何况还有敌人的威胁。

  但是红军为了实现北上抗日,是一定要排除万难渡过这道险关的。考虑到红军当时腹背受敌的境况,为了避免陷入被敌人合围的危险中,毛主席果断下令:两日之内,攻下腊子口。

  这个任务,交给了和,他们也很快将命令下达到了先锋团。在长征之中,为红军开路的先锋团,是红一军二师四团。

  这个团是有名的突破困难、英勇作战,政委杨成武和团长黄开湘,还曾经参与指挥了飞夺泸定桥等事件,出色完成了自己的任务。

  在被交托了突破天险腊子口任务的时候,他们也再一次展现出了自己的能力。军令如山,红四团一接到军团部的任务,就连夜赶向了腊子口,并快速布置战略。守卫腊子口的军阀是鲁大昌的新编十四师第一旅六团,团长朱显荣。

  先锋团的先头部队一营赶到之后,先是针对朱显荣的部队进行正面强攻,一番奋战之后就打开了攻击腊子口的道路。

  但在持续进攻的过程中,敌人火力攻势实在太过猛烈,尽管红军队伍浴血作战,却还是陷入了无法向前一步的困境中。

  敌人的手榴弹完全控制了木桥前面的路,路面上铺着一片手榴弹的碎片。连续几次的进攻失败后,因为时间紧张,正面强攻暂不可取,黄开湘和杨成武开始考虑制定迂回包剿的战术。

  占据着腊子口这片天然的险要之地,两边都是如被劈削一般的悬崖绝壁,简直就是“猿猱欲度愁攀援”,几乎是无法攀登的。

  所以敌人的火力针对的都是峡口百十来米长的那段阔地,根本没有在山头的顶部设下防备,碉堡上也就没有修筑顶盖。

  如此一来,他们可以利用敌方的弱点,攀上他们完全没有设防的悬崖,这样就可以直接向碉堡里面投掷手榴弹,还可以向下发动攻击。

  办法很好,实行起来却很困难。敌方的自信正是来源于天险的优势,因为攀登绝壁实在是太过危险,稍一不慎就是粉身碎骨。

  虽然红军战士们都为了作战胜利,做好了牺牲的准备,但只有一腔热血,没有足够的能力也是做不到的。

  领导下的部队是军事民主,出了无法解决的问题,就要进行讨论,于是就召开了全体官兵大会。

  会议之中,说到攀登的困难时,一位小战士举起了手,站了起来,用他还说得不太纯熟的汉族语言说:“我能用钩子攀上去。

  只要能钩到一个地方,就能一直向上爬。等我攀上去之后,往下扔绳子,大家就都能上去了。”

  他出生在云南,随母亲到贵州一带乞讨为生,母亲死后,他参加了红军,又随部队到四川。足迹分布在云、贵、川,所以大家就都叫他“云贵川”。

  云贵川从小上山采药,走这种山崖峭壁,已经走惯了。而且他一向作战勇敢,为人也倔强,言出必行。

  黄开湘和杨成武决定信任他,看看他攀爬的能力。时间紧迫,杨成武很快就带着云贵川避开敌人的眼线,来到了腊子口悬崖下的一个隐秘的角落。杨成武看着这个身负红军攻破腊子口希望的小战士,鼓励地看着他:“脚下注意。”

  云贵川也已经做好了准备,他光着脚,腰上系着一条长绳,是用战士们的绑腿带连接的,手里还拿着一根竹竿,上面带着钩子。

  向杨成武点了点头,云贵川就用竹竿勾住山壁上一棵小树的树根,借力窜了上去。开始的时候,云贵川还在慢慢地尝试,但很快就灵活地攀爬了起来。

  虽然云贵川动作矫健,但是底下的杨成武等人都是十分紧张,屏息凝神地看着他向着陡峭的最高峰爬去。

  不一会儿,这个单薄的小战士背影就消失看不见。但是没等太久,云贵川就又顺着原先攀爬路又下来了,落在了地上,他有些兴奋地说:“看,我就说我能上去吧!”

  红四团最终制定了作战计划:由黄开湘带领一连和二连攀登悬崖,抵达之后发出信号。

  杨成武率领六连进行正面攻击,牵制敌人,转移敌人注意力,黄开湘的迂回部队发出信号后,就一齐发动总的攻势。计划得到了、等人的批准之后,就预备在晚上,趁夜行动。

  傍晚时分,通讯部队建立了一条通向腊子口前沿指挥所的通讯路线,黄开湘和杨成武收到了毛主席电话里的嘱咐:在天亮之前,一定要攻破腊子口!

  晚上,迂回部队就抓着云贵川留下的绳子攀爬上了陡峭的腊子口山壁。迂回部队人数不多,只有几十人,但都是班排级的战斗骨干,个个都作战勇猛。而为了吸引敌人的注意力,由六连负责主攻的火力,也对准了敌人的正面。

  六连的连长是杨信义,指导员胡炳云。腊子口易守难攻,想要强攻,无异于整个暴露在敌人的枪口之下。

  杨信义和胡炳云率领了12个人的突击队,拿着手榴弹向着木桥上的碉堡前进,但是敌人却等待他们接近之后,忽然向他们投掷出大批的手榴弹,强攻还是失败了,突击队也撤了下来,伤亡惨重。

  如此几次之后,也迟迟无法接近桥口。但是迂回部队人数有限,为了先行消耗敌人的正面力量,还是必须发起攻击。于是六连改变了作战计划,组建了三支敢死队,从原来的大规模攻击改为多点攻击。

  敢死队兵分两路,一队沿腊子河前进,摸着木桥的桥墩涉河。另外两队正面攻击,合作夺取木桥。

  凌晨的时候,杨成武已经带领正面强攻的大部队到达了原先商量的总攻击位置,但是黄开湘所负责的迂回部队却还没有发出信号弹。

  杨成武看着手表,面露焦急。这个时候,因为红军长时间没有发动攻击,敌方的守备暂时松懈了下来,在碉堡里休息。

  敢死队的涉河部队也已经有几个战士摸到了河的对岸,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,沿着山壁慢慢向敌方靠近。就在即将接近的时候,忽然有一个敌人发现了外面的动静,持枪扫射。

  敢死队也抓准时机,在枪声响起的那一刻猛扑上去。在枪林弹雨之中,双方再次陷入了激烈的交战。

  一场恶战在所难免,木桥上准备攻击的敢死队急需增援。但如果这个时候,部队转移到了桥上,那么等到迂回部队发动攻击的时候就无法与之配合,之前的部署也付之东流了。

  就在杨成武心急如焚思考对策的时候,忽然呼啸声过,两颗信号弹接连从山上升起,在天际滑过,一黄一绿,正是他们之前商量的信号。

  第三颗信号弹一过,仿佛瞬间引爆了火力,红军四团的所有武器,一齐向着敌人猛地开火,埋伏于总攻击位置的战士们也都冲了出来,手枪、冲锋枪和手榴弹,都向着敌人而来。

  鲁大昌的部队一直防备正面的红军火力,哪里想得到头上忽然神兵天降。只见攀上了绝壁上的迂回部队战士们开始向下进攻,轻机枪和冲锋枪的子弹雨点一般落在敌人身上,手榴弹直接扔进了没有顶盖的碉堡。

  有的时候,手榴弹在半空就爆炸了,或者被中途的树枝拦住,云贵川小战士看得着急,就拿着手榴弹纵身一跃,跃入了碉堡再拉开弦……

  前面的敌人受手榴弹攻击,不战自乱。迂回部队的战士们又冲向敌军的一座三层碉堡,很快就打掉了下面两层,上层的敌人没有办法只能乘着梯子从后面逃跑了。

  此时,木桥上的战士们也趁敌人慌乱的时候,势如破竹地反制了敌人。几日来积攒的力量仿佛一下子都使了出来,正面强攻和迂回包剿,四面八方的火力让敌军的防御体系全面崩溃。

  原本鲁大昌的友军,十二师部队已经接近腊子口,但是因为的内部矛盾,鲁大昌对于友军来侵占自己地盘的事情,一直有所警惕,所以没能竭诚合作,鲁大昌之前预备的排击炮也已经在后方准备,只是还没来得及放到前线,部队全面溃逃。

  种种的有利条件已经全部丧失,知道再守下去只会全军覆没,敌军很快就放弃了抵抗,向岷县的地方败逃而去。

  凌晨6时左右,红四团终于全面占领腊子口,完成了上面的嘱托。这是红军路上以少胜多,以弱胜强的一战,完全打开了北上的通道。

  原本粮食紧缺的战士们也及时补充了粮食,在长时间的精神高度紧张之后终于能得到了一刻歇息,欢庆这一来之不易的胜利

  云贵川小战士后来牺牲了。他真正的名字虽然无人知晓,但他在红军攻破腊子口战役中做出了贡献,将会一直被人铭记。

  红四团能打胜仗,能打恶战的名声也越来越响。而红军不怕远征难,万水千山只等闲的精神,也将永不熄灭。

计算机等级  |   软件水平  |   职称计算机  |   网络管理员  |   程序员  |   软件设计师  |  


Power by DedeCms